Amor

万年咸鱼干

收到了新钢笔(^~^)

       2016年6月之前的三年,是我的高中,我每天晚上强撑着眼皮,对着黑洞洞的夜与惨白的灯光,写我最讨厌的数学题,背在我嘴里打转无数次的文综,经常困得在书上睡着,又被脖子的酸痛感唤醒。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因为我通常会塞上耳机,把声音调大,选一首离表或者DNA或者无论任何快歌,然后在深夜被铺天盖地的摇滚乐声音吓醒,又爬起来接着背书。

        我高三那一年经常头痛,焦虑的时候,难过的时候,跟我爸妈吵架的时候,没睡够的时候,还有天气炎热的时候都会痛得受不了,我那时候十分变态,想干脆就让它更痛一点再吃药算了,方法就是把麦迪逊talking或者告别演唱会talking那段找出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脑袋就痛得快爆炸了,然后才去翻止痛药来吃。这个方法我大三了还是经常用,屡试不爽,所以每次头痛都又无助又有点莫名其妙地快乐。

       今年是2018年,我今年很开心,因为跟基友去了现场,在人群中死死盯着大爷们大家一起摇摇晃晃蹦蹦跳跳真的好浪漫啊。我看着他们又陌生又熟悉,像是见到久违20年的老朋友,哭得眼睛模糊的时候就恍若隔世,恨不得时间停在那里一辈子。

       五月天的大巡快结束了,我知道接下来可能会进入没有con的黑洞期,像等待小九的那几年,而我自己好像也该进入备考的黑洞期了,五年前我喜欢五月天的时候也像现在一样手足无措,我听着出头天,听着咸鱼,听着蓝三,对错参半地走过来,我不晓得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我还是既没有信心又没有勇气的人。最近因为事太多变得超级焦虑,也觉得自己没用,但被鼓舞的时候又不甘心,虽然我又软又弱,不勇不敢,但我想有个好结果,大一时候我告诉自己接下来是我第二个人生,现在我觉得每个新阶段都是要被开启的第二人生,我还是想听着大爷们的歌,让他们再帮我渡过这次漫长和更艰难的黑洞期,等下次再见他们的时候,我一定有更精彩的经历想报告给他们。

        谢谢我的五月天,让我有勇气继续走下去。

她站在明明灭灭的烛光里,漆黑的夜色像潮汐缓缓包围过来,又跟着光斑一起律动,
她是银河,光影都是为她起转承合的行星。

顺着音乐走过去的时候,逆光站在一簇昏黄里的身影,正抱着吉他朝我温柔地笑,四周静谧,只有她的声音和拨动的琴弦声,歌声清澈又绵软,

她唱“当别人开始多余的时候”

唱“此时无声胜有声”

她的眼眸投向我,夜色便像倒骨牌般,在烛光里迅速铺开,

她唱“让我成为你的有可能”

天刚好黑了。

清明节去逛了俩博物馆,前六张是省博物馆的,后两张是宋瓷博物馆

跟基友视频的时候写字截下来的一张

那个忍不住放个图……因为收到了太太的字!欣喜之情无以言表!!【我的直男拍照水平拍不出字好看的十分之一orz
感谢您! @骨子里没创意就是不想写昵称

假装新图,祝贺牛蝉联冠军了嗷!

【柚子这次蝉联实在忍不住吹一波牛,占tag致歉了】

我喜欢柚子大概是在去年9月左右,现在想起来,入党实在是太晚了…

很久之前就看到过营销号转发他的比赛,结果没仔细去看,后来不知道在哪翻到他比赛的截屏,觉得这个小哥哥可太好看了,然后去b站搜他的比赛来看。

最先看到的一场肯定是seimei,在我心里这算是一场可以载入花滑史册的表演了;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真正圈粉的不是seimei,是2014年上海那场,也是大家说的血色魅影,我清楚地记得柚子自己包扎好出来,准备上场又折回去看闫涵的那个细节。当时佩服得五体投地,心里震撼,他的人品真的无可挑剔!

后来看他没听教练的劝阻,执意上场嘴里念念有词地算分,比赛,第一个4S摔下去的时候真是揪心地痛了一下,后面其他四周跳陆陆续续摔了两三次,又看到他迅速爬起来,临场改动作……那时候一面揪心地关注他,一面被他强大的心理素质所震惊的感觉,现在我还记忆犹新。

接着他表演结束还笑着跟观众鞠躬,笑着跌跌撞撞地滑向bo叔,最后却在大家为他欢呼的时候泣不成声…

每次想到这个场景啊,我就由衷地觉得,柚子的真诚与坚韧,是我作为粉丝,切切实实想要守护的东西。

最喜欢柚子的那段时间我到处去找资料和视频补了关于花滑的相关知识(233甚至去很蠢地知网搜了论文),这两天守了冬奥会的比赛,每次他从上场到比赛结束的这段时间我都紧张得手抖。我觉得对于花滑,柚子的确是用生命在演绎,他给我的感觉,是把自己的生命都化成了一股力量,融合在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步伐里,灌注他的真诚与坚韧,为观众留下的,是如史诗般壮丽的表演。

我是真的觉得骄傲,柚子让我醍醐灌顶,第一次真实地感受到了什么是运动员精神。在这个层面上,我摒弃了国籍和偏见(其实也没什么偏见),看到的只是羽生结弦这个人的魅力,和他想传达的,花滑有多动人。